科技贴 > 更多资讯 > 正文

视频社交是个伪命题

2019-03-14 13:56 爱范儿 查看手机端 阅读  字数 4546

2005 年初,eBay 工程师陈士骏离职了。

这个26 岁的前PayPal 程序员3 年前已经是百万富翁,拿着十几万美元的年薪,在寸土寸金的湾区买了大房子。

创业是硅谷永恒的话题,陈士骏也早就有这样的想法。不同于一般的创业者,陈士骏创业的目标更加纯粹:两年,用10 万美元做点有意思的东西出来。实在不行,还能接着回大公司上班。

因此,Paypal 前同事一召唤,他立刻加入。两位工程师,一位设计师,完美的组合,这才有了YouTube。

YouTube 这个名字揭示了创始人对它的定位:「You」代表社交,「Tube」代表视频,YouTube 就是要用视频的方式来颠覆社交。当时的Facebook 才刚刚创立一年,但社交是互联网创业永远的热门话题。

14 年前的场景一如今天的中国互联网市场,一批新的创业者以「视频社交」为名,再一次对社交巨头发起了挑战。

所以,当年的故事或许能让今天的创业者有所借鉴。

上线3 个月后,YouTube 就放弃了「视频约会平台」的想法,这并不是创始人有意为之,而是在多次试错之后的无奈之举。陈士骏事后有一段这样的反思:

2005 年5 月,我们很快放弃了交友和约会网站的方向。实际上,我到现在还都认为YouTube 是一个独特的网站。它没有太多互动社交的元素,人们的社交圈子不在上面。也许你在YouTube 上也会认识新朋友,但这通常是因为你就是喜欢他放到网站上面的内容,而不是因为你跟他是朋友。YouTube 上的一切社交都是以内容本身为核心的。

但今天的中国创业者们有另一种论调:社交软件是有生命周期的,如今00 后已经成年,他们会有自己的社交平台,而视频是这些伴随网络长大的年轻人的语言。

1 月15 日,三个社交软件,聊天宝(原子弹短信)、马桶MT 和多闪一同发布,是2018 年以来纯互联网创业领域难得的热闹。

但我们需要拨开热闹看本质:马桶MT 是个主打匿名的群聊应用,聊天宝是个依靠物质奖励刺激裂变的「拉人头」应用。现在,他们一个关闭了下载,一个裁了85% 的员工,都基本告别了社交舞台。

相比之下,多闪是个更加纯粹的社交软件,它和前段时间获得千万美元融资的Echo、POP 一样,把视频功能作为主打,目标用户定位为95 后、00 后等年轻人。

和YouTube 不同,多闪们借鉴了另一种视频模式——Stories,如果这个词不好理解,可以看看微信的视频动态:用手机直接拍摄的15 秒以内的小视频,在一定时间(24 -72 小时)后自动消失或转为私密。因此,它通常粗糙、随意,但真实、有现场感。

▲ 微信视频动态发布按钮上的文案是「就这样」

选择这种产品形态的原因很好理解,它曾经在年轻人的社交软件Snapchat 上大获成功。

2013 年,上线两年的Snapchat 正式推出了这个功能,它和软件本身的「阅后即焚」特性一脉相承,但相对于一对一的群聊和小范围的私聊,Stories 就像一个24 小时后消失的「朋友圈」,带有一定的公开性。用户还可以选择把自己拍的故事公开在地图上,让附近不是好友的人看到自己的动态。

全美音乐节和2015 年发生的加州枪击案, 客观上让兼具即时性和现场感的Stories 得以流行起来。

▲ 2016 年发生在奥兰多一家夜店的枪击案中,现场经历者拍摄的Stories 被CNN、《时代杂志》等媒体引用. 图片来自:CNN

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像Twitter 和微博?但需要注意的是,Stories 没有转发机制,所以,它的存在不是让突发事件的讨论范围更大进而升级为公共事件,而更多的是让一个已经有海量用户的社交网络活跃起来。

Instagram 是把Stories 功

网站声明:科技贴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编辑:itlxw 意见反馈